室內裝潢公司

關於部落格
室內裝潢公司
  • 1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百花叢中

  黃姐捏著《二泉映月》的戲票,手心捂出熱汗。   黃姐,大家都這樣喊她。   大家,說的是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的女將們,小小花、“老百花”,當然,還有茅威濤。   5月23日晚上10點半,戲散了,演員齊齊出來謝幕,臺下老中青三代觀眾全都站起來,拿著手機對準臺上,一陣猛拍。“茅毛我愛你”,這樣直白的告白,在劇場四處迴響。   今年,小百花成立30周年,這部戲,是劇團為而立之年創作的新戲。黃姐感覺又回到了30年前。   那一年,茅毛演的電影《五女拜壽》在新加坡上演。黃姐39歲,茅威濤24歲。從小看慣福州戲的她,第一次接觸越劇,被前所未有的柔美和詩意打動了。   她追上了小百花。這是真的追,從新加坡、香港、雲南、上海,一直追到杭州,大戲幾乎都不落下。今年小百花30歲,她也追了30年,而這場生日趴,光是杭州,就要演12天,8部戲,女神一人演5部:《五女拜壽》、《新版梁祝》、《陸游與唐琬》、《江南好人》,以及新劇《二泉映月》,時間跨度30年,幾乎見證了她的成長。   5月25日,《五女拜壽》回歸,全場爆滿。老鐵粉相見,兩眼淚汪汪,新粉絲搭腔,互相加微信,這氣氛,比她30年前看的那場,更熱鬧。原因很簡單,這是小百花一炮而紅的戲,又是原生代演員的一次大集結。茅威濤、董柯娣、邵雁,還有多年不見的顏恝、陶慧敏都回家了。但是,很少有人知道,這部經典款,其實脫胎於《李爾王》,可想而知,30年前,這樣的改編多麼超前。   黃姐屬於老派人,是從《陸游與唐琬》這樣的傳統戲一路走來的老戲迷,但那晚《江南好人》上演,她看著女孩們穿著西裝,跳著爵士,嘴裡飆著“你個62”,卻毫無違和感,只是笑得肚子疼。   這還是越劇嗎?她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質疑聲。有時,她也會和別人爭幾句,雖然說不出太多大道理,但永遠坐在臺下的黃姐心裡明白,茅威濤和小百花所有的困惑和努力,所有這些創新的嘗試,都籠罩著一種強烈的焦慮感,就像戲劇評論家傅謹說的:茅毛是被當做明星追捧的越劇演員。但是,當她走出越劇,她會被刺痛,才會知道自己在當下社會丟失的是什麼。   正是這種焦慮感,讓小百花一直保持折騰的姿態——越劇要重新回到主流社會的聚光燈下。這是浙百在這個時代做出的艱難選擇。   那個晚上,她的朋友圈被史上最顛覆的阿炳刷屏了。“捶地!!阿炳乃要拉搖滾版二泉麽!”“炳叔用得什麼洗發水?這飄逸……”   這30年,黃姐一直有個習慣,盡可能搜集所有關於小百花和茅毛的新聞。她還記得,資深戲曲評論家龔和德給茅毛寫的第一篇文章,標題是《走進少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》。剛好,《二泉映月》首演結束後,她在報紙上看到,專家們在杭州開了一場小百花30周年研討會,茅毛也提到了這篇文章。如今,這個白馬王子不要當王子了,她要當剃了光頭的孔乙己,還有瞎了眼睛的阿炳,“這個年紀的白馬王子在想這些事。”她對茅威濤說的這句話,印象深刻。   不久,搖滾版阿炳拉二胡的這張劇照,登上了一本時尚雜誌的封面。要知道,二十年前的戲曲劇照,無論是人物造型、表情還是色彩,都與當下的主流格格不入。而現在,小百花在接近時尚。   是的,越劇就是可以上時尚雜誌的。黃姐把這張封面小心地剪下。她在期待,下一個30年。   (原標題:百花叢中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